中資企業海外經營中的沖突管理與訴訟應對——肯尼亞某公路項目案例分析

2019年10月18日 關鍵詞: 商務貿易

本文以中土集團在肯尼亞實施的某公路項目為例,淺述中資企業海外經營中的沖突管理與訴訟應對,以及對合規經營的相關體會。

項目概況

肯尼亞港口城市蒙巴薩某公路項目,業主為肯尼亞高速公路局,工程內容為公路主線全長為10.4公里,匝道及回轉車道等12.9公里,既有鐵路線改移約1公里,鄉鎮道路改移400米。項目合同工期3年,缺陷保修期2年。項目于2015年簽約,2018年通車。

該項目連接了肯尼亞A109國道、蒙內鐵路蒙巴薩站、蒙巴薩國際機場以及蒙巴薩港集裝箱碼頭,實現了蒙巴薩海陸空交通樞紐的無縫對接,對蒙巴薩港區、甚至整個肯尼亞的客貨運輸都有著重要的戰略意義。

案例一:征地糾紛

2015年項目開工后,因施工區域內有一小段天然氣管道(項目K6+900-K7+100段),管道業主非洲某油氣公司(以下簡稱A公司)以未征地和安全隱患為由,阻止我方進入施工現場。

2016年1月,我方接到當地法院傳票,A公司以征地糾紛為由提起訴訟,要求在K6+900-K7+100段區域停止施工。在接到法院傳票后,我方積極應訴,授權當時簽約的律師事務所(以下簡稱M公司)代理我方出庭應訴。

與此同時,中土肯尼亞有限公司也主動聯系A公司,尋求庭外和解。時任項目經理親自帶隊赴A公司與其高層洽談。

一方面是站在對方立場,擺事實、講道理。通過向A公司遞交全面、詳盡的管道安全防護措施,設法減少項目施工對天然氣管道的破環和影響,解決其后顧之憂。

另一方面是充分闡述我方立場,以情動人、尋求理解。項目經理承諾,在A公司天然氣管道區域內施工期間,隨時接受對方的安全監督檢查,并且保證在施工完成后將該區域恢復原有地貌。經雙方多次良好溝通,我方最終與A公司化敵為友,于2016年2月達成庭外和解,A公司因此致函蒙巴薩高院對該案予以撤訴。

在集團總部的指導下,通過“人情化”的沖突管理,該項糾紛的訴訟風險最終予以化解。

案例二:原代理律所的高額律師費

2016年1月,原代理律所M公司突然致函我方,以A公司的訴訟涉及的整個液化石油氣管道價值為該案的標的(8000萬美元),向我方索要律師費900萬肯先令(約合9萬美元)。

鑒于與征地糾紛涉及地權區域僅為1500米×25米(M公司主張整個管道的占地面積5.8公里×1500公里),并結合M公司出庭3次、準備文件資料不超過10頁的實際情況,我司認為不能在未經協商一致的基礎上計算律師費,故對此予以拒絕。

事件后續發展過程如下:

1.2016年4月,我方接到當地法院傳票,已解除合作關系的M公司以支付出庭服務律師費為由提起訴訟,并大幅提高了原律師費要價,要求支付律師費增加至1.78億肯先令(約合170萬美元)。在接到法院傳票后,我方聘請了新的律師事務所,并開展了針對性的辯護準備工作。

2.2016年12月,該案正式受理并進行了首次開庭,判決結果另行通知。

3.2017年8月,該案在當地法院一審宣判,法官判決我方需支付M公司律師費1.49億肯先令(約合140萬美元)。我方不服判決結果,隨即向蒙巴薩高院申請了案件復議。

4.2017年10月,我方通過綜合考量,更換了代理律師事務所,選擇了新的代理律師事務所(以下簡稱T公司)為該案的復議進行相關準備。

5.2018年2月,蒙巴薩高院對該案的復議結果進行了宣判,判決主要內容概括如下:

(1)推翻了一審宣判中關于律師費金額的判決;

(2)該案退回一審法庭,并更換另一位法官對糾紛范圍、案件標的以及我方需支付的律師費進行重新判定和裁決。

6.2018年3月,M公司不服復議判決,并向上訴法院提起上訴。

7.2019年3月,上訴法院開庭,5月28日,上訴法院宣布終審判決,M公司敗訴。上訴法院支持蒙巴薩高院對該案的復議結果,認定該案的原標的不符合事實,將該案打回一審法庭,并由更換的另一位法官進行重新裁決。這樣,只要新法官認可我方提供的合理證據材料,重新確認糾紛地權范圍、案件標的,則重新裁決結果應在我方可接受范圍內。

在集團總部的指導下,經過“精細化”的訴訟應對,該案的法律風險基本得到防控。

兩起糾紛案帶來的啟示

中資企業的海外經營,難免會遇到與當地政府、社區和民眾的各類沖突與糾紛。而如果糾紛發展為訴訟,一旦涉及到官司,就不會有“贏家”。上述案例中,我方需支付給新代理律師事務所T公司約3.6萬美元律師費,算上判決支付給M公司的律師服務費(預計1.68萬美元左右)、一審聘請律所的律師服務費,其他內聘律師的前期工作,以及出庭、申請復議等費用,該案的直接成本在5.5萬美元左右。就這樣,我方歷經了3年半的時間,花費了約5.5萬美元的直接“成本”和大量人力物力,最終才化解掉一個9萬美元律師費糾紛的“局”。

如何“亡羊補牢”,上述案件給我們帶來的啟示有以下幾點。

一、中資企業在海外要特別注重對跨文化的融合

所謂跨文化,是指具有兩種及以上不同文化背景的群體之間的交互關系。在跨文化交往中,國際商務活動和商務談判的效果不僅取決于市場、價格、質量、運輸等與利益取向相關的直接因素,還取決于人們的語言、價值觀念、民族文化背景、傳統的社會觀念和行為原則等間接因素。在目標一致而利益不一致的情況下,需要求同存異,實現最大公共利益(各方利益最大化)。

企業海外經營的跨文化的融合,需要對與本民族文化有差異或沖突的文化現象、風俗、習慣等有充分認識,并在此基礎上以包容的態度予以接受和適應。中土集團經過40年的海外實踐,在國際化經營中高度重視和悉心研究與所在國的中非文化差異,充分尊重東道國文化,尊重當地傳統、習俗以及當地人生活方式,并且因勢利導,融合創新,通過多層級、多角度的培訓提升員工的跨文化溝通能力,切實處理好與主要利益相關者關系,包括政府、業主、投資者、員工、合作伙伴(供應商、分包商)、行業組織、社區(公眾、媒體/非政府組織等),從而有效化解在東道國產生的各類的矛盾和沖突,真正實現從“走出去”到“融進去”的轉變。

二、中資企業在海外要始終堅持合規經營

隨著國際工程市場的透明度不斷提升,國際金融機構以及相關國際組織針對合規經營方面的指導文件也紛紛出臺,例如國際標準化組織ISO的《合規管理體系指南》以及世界銀行的《誠信合規指南》等,對企業的可持續發展、社會責任履行、反商業賄賂等事項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而隨著我國政府“一帶一路”倡議的不斷推進,中資企業的經營范圍遍及全球,因而會越來越多地受到來自東道國政府和民眾、國際組織和媒體的更多關注,有的項目甚至被拿著“放大鏡”進行重點審視。一旦出現違規違法等狀況,企業損失的不僅是經濟利益和企業聲譽,甚至有可能丟失海外市場,危及企業生存。

中資企業在新進入一個海外市場后,在逐步發展壯大的同時,要時刻不忘強化和當地政府、業主、工會、社區、民眾的溝通,建設“當地友好型”企業。如同一個遵紀守法的人被稱為“靠譜”的人一樣,一個合規經營的企業可以被稱為“靠譜”的企業。“靠譜”的企業可以滿足當地政府、業主和民眾等在綠色、可持續、環境友好、社會責任等方面的更高要求,是值得信任的。而這種信任是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之一,可以為今后在東道國的持續經營打下堅實基礎。

三、中資企業在海外要適時開展屬地化經營

實施屬地化經營戰略是中資企業開展海外經營并真正實現國際化的必由之路,一方面要盡快在當地注冊成立公司,盡可能多地雇傭當地員工、培訓當地員工、使用當地分包商、使用當地材料;另一方面要秉承“誠信為本、互利共贏”的理念,按工期、高質量的完成合同約定的項目建設,并重視當地環境保護、職業健康保護和社會責任。

為進一步和諧當地關系,中土集團已在海外40多個國家實施屬地化經營戰略,通過不斷摸索,逐步建立起海外當地雇員的招聘體系、工資福利體系、培養晉升和考核體系、檔案體系等相關管理制度。鼓勵各海外經營單位聘任當地律師、會計師負責協調當地相關法律、財稅事務;聘任當地外事人員與技術人員負責對外事務和現場施工的協調管理。受聘的當地高級雇員深諳當的文化傳統及其影響下的行為和思維方式,對于化解與東道國政府、業主和當地企業等各類沖突和矛盾,可以起到良好的促進作用。

(來源:國際工程與勞務雜志;作者:張磊,系管理學博士,高級工程師,中土肯尼亞有限公司黨支部副書記)

3d包组三